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执剑斩春秋_ 第二百一十四章:撤退-笔趣阁

时间:2021-02-23 14:5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x欲碎小说执剑斩春秋 第二百一十四章:撤退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初春时节,雾气仿佛要比以往季节来的更多,浓郁雾气如同魔鬼吐息,在庞大蔚水河面上蒸腾而起,像极了蒸腾热水所发出的呼呼白气。

    在这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迷雾中,龙啸率领着他的第三军团,发动了渡江偷袭作战。

    这已经是最近半个月里,天盟所发动的第七次攻势,为了能够度过蔚水河,天盟特地从各处购买以及征调了大量船只。

    此刻这些船只上满载大量士兵,希望借着白雾屏障,达到军事上的目的。

    龙啸半蹲着身子,面色出奇的低沉,手中尖锐的绯色长刀在空中发出一阵阵鸣动,似乎在下一刻,就要释放出满身杀气。

    龙啸打量了自己身后的这些士兵,不免心中怆然,因为在前几次的渡江战役中,天盟都不出意外的受到了强烈阻击,结果可谓是惨败。

    每当船只行至蔚水中部时,来自蔚水南岸的敌军便会准确无误的发射出致命箭矢,这些如同机器般杀伐果断的重武器,轻而易举的将船只撕成碎片,而那些位于船只上的士兵,也会陆续淹没在深不见底蔚水大河中。

    自古以来,渡江登陆作战便是所有战役中最为困难的类型,船只在平静海面上就像一个个安静的移动靶,敌军可以从容的瞄准射击。

    而且就算能够有幸登上陆地,也会遭遇到防守部队的疯狂反击,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几乎成为了登陆作战的代名词。

    “难度实在太大了一些。”龙啸眯着眼睛,望着面前不可洞察的白色世界,有些无奈的自言自语两句。

    突然,一道散发着萤火之光的利箭撕破迷雾,袭击而来,尽管看起来这枚箭矢并不巨大,但它却释放出了无尽的黄色光芒,这些光芒几乎可以将整个天空化为明亮的天神教堂。

    龙啸看着萤火箭矢即将冲到自己面前,手中长刀也是在空气中疯狂晃动,鲜血般艳丽的红色浮华瞬间布满整个空间,无尽能量将这些浮华包裹起来,化为一个笼罩周遭数十米地域的红色气罩。

    箭矢和气罩疯狂激撞在一起,剧烈光芒发出一道道震耳欲聋的爆破声,原本如同浆糊般稠密的白雾被撕裂的一无所有,刚刚还平静无奇的江面上,也是掀起了一道道半米高的浪花。

    “全部调转船头,撤回北岸,快撤。”龙啸在此刻表现出了作为将军的出色素养,登陆作战最为重要的便是突然性,而如今已方行踪已然暴露无遗,在不撤退,恐怕便会全军覆没在江水上。

    龙啸话音刚刚落下,来自南岸的蔚水军团开始了近乎残忍的军事表演。

    两百架的重弩和不可计数的弩箭部队向着河面上的百条船只开始准确射击,重达千斤的重弩箭矢密密麻麻的席卷进入天空,此刻它们如同披挂着死魂灵的黑色披风,遮天蔽日的向整个世间投下浓重黑暗。

    箭矢划破空气的声音犹如超音速飞机的涡轮发动机,狂轰震破,震耳欲聋,呼啸而来的劲风,甚至都可以让普通人的皮肤破裂。

    高强度的弩箭攻击整整持续十几分钟,上百条运兵船有接近三分之一被重弩破坏成了漂浮在水面上的木板,而那些船只上的士兵,也被箭雨在水中悉数射杀。

    一时之间,鲜血几乎都要将整个水面染成红墨水,大量尸体漂浮在水面上,犹如人间地狱。

    朔朔流水声在垂死士兵的痛苦嘶喊声中显得那么微弱,就像这蔚水河,在无声展露着自己的强大力量。

    许多年前,云逸曾在古书上看到过许许多多的围歼战例,庞大军团因为没有良好的后勤保障和支援,从而陷入了四面楚歌的至暗时刻,无数士兵如同瓮中之鳖,被完全锁死,进而一步步的被敌军悉数蚕食。

    云逸布满冰霜的面容此刻被案座上昏黄灯火所照亮,那英气的眼眸中散发着略显颓靡的气息。

    他突然发现,自己像古典上所说的那样,已经陷入了四面楚歌,草木皆兵的地步。

    这几日以来,天盟大军与蔚水军队展开了多次交锋,但全部都被干净利落打了回来,上千士兵被箭弩夺去生命,更为可怕的是,云逸很难再让手下的人马组织起有效的军事进攻。

    两军隔岸对峙,让原本几千米的距离变成了一道不可跨越的天堑,滔滔大河在云逸面似乎化为了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惶惶巨兽,一条条生命被河流无情掠夺,化为血沫。

    “呼。”云逸有些疲劳的抿了一口茶水,面色不佳的坐在椅子上,长长吐露一口气息,望向位于身边的诸位将军。

    此刻他们的脸上也有着浓重的绝望气息,像极了战死在蔚水上的士兵。

    此刻天盟军队受困于蔚水北岸,就像陷入了一汪不可挣脱的灰色沼泽,过分挣扎换来的只有越陷越深的绝望。

    “不如撤军,重回千珏谷底修整。”云逸有些茫然的自问道,虽然在此时撤退,将会直接导致与蔚氏战争的全方面溃败,而且徐钊能在各方面占优的情况下忍住性子,实行以退为进的保守作战,就必然也能够在自己露出疲态时,发动全面攻势。

    但如果还要在硬撑着与蔚水军团相持,这两万人将完完全全用自己血肉,灌溉大片的蔚水平原。

    远处河岸上,蛙鸣声一声声传荡在云逸耳中,给死一般的气氛增添了几分活力。

    不过这却云逸在此刻显得愈加烦闷,他有些后悔将两万士兵带入了这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略带伤感的背过身子,垂着脑袋默默道:“对不起诸位了,是我的指挥不当,让我们陷入了如今地步,我将为此次急军冒进,负全部责任。”

    云逸那低沉富有特色的歉意在每一个将军耳中缭绕,将军们纷纷瞥了一眼单薄少年,连忙单膝跪地,作揖行礼道:“盟主言重了,如今之地步,我们也有错在身。”

    云逸有些感动的摆摆手,就算到了现在,他的这批将军也在为自己找着吹弹即破的借口:“你们不用如此,我明白我做了什么,对蔚氏作战已经形成肉眼可见的衰败局势,这恐怕是天盟建立以来,所遭遇的最大的一次冲击。”

    “盟主莫不要失去信心,否则又如何对得起死在蔚水上的天盟将士们。”翰墨看着云逸悲观的表情,连忙轻喝,面容上尽是焦急:“天无绝人之路,一定还有挽救的办法。”

    “对,我们从沧浪古堡一路行来,历经千难万险创建如今之天盟,怎能轻言放弃。”龙啸粗厚声音在大帐中来回颤动,铿锵有力,富有激情,如同一道道惊雷,拍打敲击在每个人的心头。

    云逸缓慢转过了憔悴身形,面向还在地面上跪地不起的将军们,摇摇手示意全部起来:“你们说的对,作为天盟领袖,我是最没有资格放弃的那个人。”

    白玉脸庞上流露出几道苦笑,云逸眼睛望向了一旁沙盘上的各处道路,静静凝神,脑海中的思绪也开始如同洪水猛兽,疯狂跃动。

    一条条道路,一座座山脉,甚至一个个士兵,都被无形中变成可控制的军事单位:“连续七次渡河登陆作战失败,已经消耗了我们太多力量,如今要想不被徐钊全部吃掉,我们必须撤退。蔚水城的人在七次挫败我们进攻后,依旧不敢全面发动进攻,要的便是在我们完全崩溃之际发动进攻。他们太过想要全歼,却反而给了我们机会,明日夜晚乘着夜色,你们分别率领自己的军队分五路撤退。而我将亲自率领第一第二军团,为你们制造声势进行正面掩护,同时作为最后一道战线,为你们阻挡徐钊军队的进攻。”

    “其他人或许能够全部撤退,但盟主你呢。”子良听着云逸计划,心头爬上一股凉意道:“若是徐钊反应过来,第一第二军团将会完全覆灭,而盟主你也会陷入包围中。”

    云逸笑着摇摇头,示意无妨,环抱胸膛静静坐回椅子上道:“为了大部队的撤退,目前只能这样做了,我倒是无所谓,只是可怜第一第二军团的将士们了,与庞大蔚水军团交锋后,能够活下来的恐怕屈指可数。”

    翰墨眯着眼睛,一边打量沙盘上的地理方位,一边构想着云逸计划:“这是一个弃车保帅的计划啊,但没必要让盟主你作为掩护大部队的那个人,不如我来吧。”

    “不。”在翰墨刚刚透露出自己的想法后,云逸便是给予坚决拒绝,面色上攀上不可拒绝的严肃:“如今局势是我造成,此时我作为三军统帅,要是临阵逃跑,以后我又有什么资格在做盟主这个位置呢。听我命令尽快准备,明日一入夜,你们便开始撤退。”

    龙啸等人看向云逸的坚决面庞,就像是一块坚硬冰山,世间万物都无法改变其心意,想要说些什么也始终哽咽在心头。

    “我便不走了吧。”沈恒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说话了,他在一旁静静聆听了云逸计划,脸上露出一抹笑容道:“你们就听他的命令吧,也许他是想为自己的错误弥补,而我作为兄长。一定会护他周全。”

    听着沈恒的话,龙啸等人也是将悬着的心脏稍微放松一些,纷纷为其和云逸行上大礼,便立马走出大帐,部署撤退事宜。

    “哥。”云逸看着沈恒那极为轻松的笑容,内心中不免减轻了压力。

    “你我兄弟之间不用多说什么,好好休息吧,过两天,恐怕就没有休息时间了。”沈恒有些俏皮的冲着云逸眨眨眼睛,轻轻拍拍肩膀,便是笑着走出。

    步伐潇洒淡然,充满着行走于世间,无所畏惧的坦荡。

    深夜的风儿吹动着静静漂浮着的鹰旗,每处用于遮风挡雨的军帐帘子也被吹的来回飘动,而位于云逸居住大帐外的一处褐色土包,却奇异的快速移动。

    有一只遁地鼠在土地下来回跑动,这只“遁地鼠”嘴中叼着一枚小小的玉瓶,快速穿过重重防卫,数百名精锐的天盟防守哨兵也是没有发现它的踪影。

    在地面下,遁地鼠由于没有任何的玄气气息,反而将自己完美掩盖,进而融入了充满泥土气味的地下世界中。

    在大帐外的各个暗影角落中,影杀五人正如一道道暗裔鬼影来回窜动,“遁地鼠”虽然在地面下,却是清清楚楚的观察到了这影杀五人的踪影以及气息,它刻意将自己的移动速度放缓,同时将口中的小玉瓶叼的更加小心。

    在黑夜中,遁地鼠的动作微不可擦,就像一阵阵风儿,甚至就连影杀也没有发现它的踪影。

    遁地鼠轻而易举的进入了大帐中,此刻云逸还在沙盘旁静静站立,犹如一座雕塑,丝毫没有意料到在地面下,正有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

    “噗。”地面中出现一个指甲盖大小的洞口,其中猛地飞出一个小小玉瓶,这些细微动作所发出的声音微不可及,犹如羽毛坠落。

    玉瓶中缓缓流出一道透明细烟,这烟打着转儿融入空气中,随着云逸呼吸缓缓进入体内。

    遁地鼠将这一切看在眼中,轻轻在空气中发处吱吱声音,便重新钻入地底。

    在遁地鼠悄无声息的完成任务后,远在蔚水南岸的徐翎也是吐出一道黑气,睁开模糊眼神,略显疲惫的将手中印节解散,眼眸中闪烁着冷淡喜悦。

    嘴角长久发愣后,露出一抹漂亮弧度,面对着徐钊缓缓说道:“爷爷,计划可以开始了。”

    直到此刻,徐钊真正想要的时机已经达到,几日来,在军队占尽优势的情况下仍不进攻就是为了这一刻,接下来,来自蔚水城的铁血攻势即将拉开帷幕。

    同时,这一次的主动进攻也不仅仅代表着对于天盟进攻的回应,而表明了数十年来,积贫积弱的蔚水终于要重新拾起过去荣光。

    整个蔚水上下,都要将这一次的反击,作为庞大家族复兴的第一步。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