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怪物被杀就会死_ 第二十八章 悠悠青草与融合之魂 (6000)-笔趣阁

时间:2021-04-08 17:4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阴天神隐小说怪物被杀就会死 第二十八章 悠悠青草与融合之魂 (6000)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苏昼归来的消息,很快就被所有人知晓,而他带回来的那一大批兽神界灵兽,则是被安置在了三百六十五星宿大阵的外侧,让它们自己用周围的树木和自带的材料搭设了一个营棚。

    因为兽神界所有的灵兽都会说中文,虽然口音奇怪,但并非是不能理解,再加上这次任务正国为主导,所以正国方面,负责对这些灵兽进行交接。

    而负责交接的人发现,这些灵兽,绝大部分都是生产种,只有一小部分是战斗种,而更少的,却是一些被其他灵兽,称之为‘奴兵’和‘肉胎’的奴仆种和奉献种,而令人惊异的是,这些奴隶和奉献种,居然都保有自我意志和智慧。

    “那些是被从战斗种和生产种中,贬至下阶层的灵兽。”

    坐在中央指挥室的中心,苏昼被多国行动队的指挥官们围绕,但他半点也不紧张,反而侃侃而谈:“我独自探查兽神界情况的时候,施展了一些手段,询问了一些本地的友好和不友好的灵兽,恰好就知道了一处关押这些被贬灵兽的关押集中营。”

    “得知了这一消息后,我便随手将这些囚禁在密室中,过一会就要被进行改造手术的灵兽救了出来。”

    至于在随手过程中,苏昼究竟是怎样令当地守军闻风丧胆,见影则逃的,他却是避而不谈。

    而灵兽被贬的原因,也不用苏昼解释,在场的众人单凭对兽神界文明结构的分析,大致就能了解的七七八八。

    兽神界本身,除却神兽一阶,极难有新晋神兽出现外,战斗种和生产种之间的阶级转换,几百年还是有那么十几例的,而且,战斗种和生产种的繁殖力也很强,而战争也很难将它们的富余人口消耗掉,以至于这两个阶级的人口同样会随着时间而急速膨胀。

    故而,人口增长率极其低下的神兽,总是会找一些借口,挑选一些这些阶级的灵兽,贬至更下阶级,然后又发动战争,消耗大量人口,维持金字塔结构的绝对稳固。

    苏昼将这些灵兽救出来,相当于救了它们一命,甚至,这些原本就是兽神界中高层的战斗,生产种们,当场便对苏昼宣誓效忠,奉他为新的尊主。

    “它们都感激我,而且因为自己在兽神界那一边的遭遇,只要我们愿意保证它们的智慧和自我意志,就很愿意协助我方的任何行为。”

    如此说道,苏昼脸上出现了开朗的笑容,以他的容貌,倘若有不知情的路人看见,恐怕说不定会被当场圈粉。

    而一想到就是这位看上去非常开朗阳光的年轻人,之前一口咬碎了一头神兽的脑袋,当场上演了一部18禁B级血浆片的场景,在场所有人心中,顿时升起一阵极其强烈和荒谬的反差感。

    ——他半天前刚刚击溃了兽神界的多族联军,打爆了几位神兽尊主的脑袋,甚至还啃了一头……可现在,他却一切正常,不禁没有半点异常,甚至也看不出半点年轻人作出一件大事后,应该会有的兴奋。

    有人如此想到,心中不禁疑惑非常:“这位苏教授,脑子……真的正常吗?还是说,天才就是这么特立独行?”

    类似的想法,其实正在绝大多数旁观者心中滋生。

    “很好,苏昼,这非常重要,通过和这些诚心的兽神界的土著高层合作,想必我们很快就能迅速了解这个陌生的世界——不过,灵兽的问题可以稍后推推,暂且不谈。”

    对于苏昼的功绩,道圣毫无迟疑地嘉奖道,而苏昼在兽神界独自探索时,究竟还发现了,做了些什么,他自然是很在意的,可行动汇报这种东西,什么时候说都可以。

    如今,这位老者最在意的,还是苏昼自身的问题。

    他有些谨慎,小心翼翼,唯恐刺激到对方,语调柔和地说道:“那个,苏昼啊,你真的不觉得自己的精神状态,可能有点问题吗?”

    “你说我有心理疾病?。”

    对于道圣的询问,苏昼眨了眨眼,他似乎愣了一下,然后便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可不是吗!我也这么觉得!”

    这一句话道出,不仅仅是道圣,就连一旁多国围观群众们都愣了。

    ——您也知道您有问题啊?

    而瑟洛斯则是一脸恍然大悟的呆在后方,将这句话记在了笔记本上。

    “面对他人的质疑,不要犹豫,直接承认,这样的行动,不仅可以摆脱尴尬,甚至可以让询问的对方尴尬……不愧是苏昼!”

    奋笔疾书,瑟洛斯手速极快,写完后,她满意地看了看自己又多出一句语录的笔记本:“我又学会了——节选于‘苏昼于兽神界行动’。”

    此时,苏昼却没有停下,他语调自然:“我当然很清楚,我这个人冲动,暴躁,易怒,且有一定的强迫症,而且共感和同理心过于强烈,偶尔会因为一些在旁人看来莫名其妙的事情而出手,而且一出手就必定下重手,死手,甚至非要用和对方同样的手法,宰了对方。”

    如此说道,青年耸了耸肩:“但这有什么关系呢?归根结底,哪怕是我嗜杀,残暴还喜好折磨敌人,但我还是一个好人。”

    这话还真不能说是错——至少对人类来说,苏昼还真的没有擅自使用自己的能力去干预,损害任何普通人的权益过。要知道,在灵气复苏的时代,经常会有持有更强修为的人,在明面亦或是在暗中,使用自己的力量去压迫其他人的例子,但是苏昼却从未有过这样的纪录,除非对方率先出手试探他。

    当一个精神异常者,清晰地知道自己很异常,并且似乎并没有打算改的想法……那问题就复杂了起来。

    起码此时道圣顿时就感觉,这已经不是寻常心理医生能解决的问题了,一般的心理医生过去,怕不是会被苏昼杠的脑壳疼。

    “苏教授,别的不谈,你吃掉那头鬼车的画面,绝对会被传出去。”

    对此,坐在一旁的生圣则是缓缓开口,银发的中年人环视在场来自美洲,欧罗巴联盟和罗斯国的各国修行者,他语气平静的说道:“当然,可能是意外泄露——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呢?总之,活吃一头智慧灵兽这点,在目前宣传‘拟道’和‘灵兽’皆为地球文明一员的大环境下,必然会有不少负面言论和谴责你的声音,希望你能接受这点。”

    “让他们发就是了,我又不在意。”

    对此,苏昼只是随便摆了摆手,他颇为冷淡的说道:“它们能吃其他灵兽,我又为什么不能吃它?况且我当时化作真身,消耗很大,如果不吃了它,我一样要吃其他灵兽。”

    “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吃我最强的那些敌人,而去吃那些更加弱小,没有威胁的灵兽呢。”

    虽然这是很明显的强词夺理,歪曲概念。

    但哪怕对这方面最为敏感的欧罗巴联盟修行者,都没有当着苏昼的面,发表什么反驳的言论。

    ——废话,当着一位杀普通临时统领和杀鸡一样的强者面,说他坏话?

    谁有这胆子!

    说到这里,道圣却也想起来,应该询问一下苏昼的真身究竟是什么龙,苏昼这个等级的拟道修行者,真身的能力和本质,完全算得上是国家机密,故而不可能在这种多国联合的要塞进行讨论。

    而此时,苏昼却是开始准备安排位于要塞外,那些追随自己的灵兽一下了。

    “那七百多头,都是愿意追随我的灵兽,我答应了他们,要让他们过上和之前不一样的新生活。”

    如此说道,此时的苏昼对这方面很是上心,和之前说起鬼车等神兽时冷淡的表情完全不同:“这些灵兽大多都有一些手艺,我觉得可以让他们在距离要塞不远的地方,再开一个临时居住地,毕竟日后,随着我们在兽神界的势力逐步扩大,肯定会有更多的灵兽来投。”

    “与其那个时候临时开始搭建,倒不如从现在开始,就让这些兽神界土著,自己搭建自己的新家园。”

    这建议很合理,而各国高层正好都在这里,很快,在苏昼的倡导下,众人联名通过了这一决策。

    “只是,苏教授,你怎么确定那些灵兽里面,不会有其他神兽隐藏的间谍探子呢?”

    当然,虽然是合理的建议,但是仍有一些问题需要搞清楚,说这句话的,正是前段时间刚刚回归的拉斐,这位欧罗巴联盟的高层眉头紧皱:“虽然我们可以保证,地球方的信息不会被这些原始的灵兽盗窃,但倘若有灵兽暗中破坏营地的建设,亦或是暗中煽动我方灵兽反叛,也是颇为恼人的事情。”

    因为兽神界灵兽在各位高等拟道修者面前倒戈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以至于他也不相信,这些灵兽可以在其他神兽面前保持什么忠诚。

    “不用担心。”

    而苏昼自信的回答道:“我的神通,有一部分的能力,可以窥视出恶念。早就在挑选追随灵兽的最初,我就已经从中筛选出了所有可能会不忠心,会倒戈的灵兽了。”

    “而这些被允许追随我的神兽,大多都是发自内心的不满之前的神兽统治模式,甚至就是被神兽贬下当前阶级,将要成为奴隶和口粮的灵兽。他们想要改变,通过自己的选择改变命运,而我相信他们。”

    “更何况。”如此说道,苏昼颇为自信的笑了一声:“这个兽神界,还有比我更强的‘神兽’吗?”

    “他们背叛谁,恐怕都不会背叛我啊。”

    有一说一,确实。

    虽然对于苏昼的神通颇为好奇,不知是怎样的血脉,才能觉醒出可以看见恶念的神通,但既然苏昼自己已经保证,那就没必要非要反驳他……毕竟真的出了问题,也是灵兽们受累,人类的要塞不会出现问题。

    而庆贺任务完美收官的庆祝晚宴,被定在了三天之后的地球,苏昼则是前去正国一方的营地中,进行相关的身体检查,确定没有因为之前的战斗留下什么暗伤。

    哪怕大家都看见了,他基本全程无伤,一拳一头神兽打爆了所有敌人,但是该做的流程还是要做的,苏昼对此也并不在意。

    结果,自然是一切正常,而在苏昼表示自己想一个人静一静后,所有相关的检测人员也都安静的离开。

    而就在一个人躺在营地的床上时,苏昼不禁回忆起了自己在杀死鬼车,威慑多族灵兽联军溃散后,所作的事情。

    那时,来势汹汹的多族联军,基本全面崩溃,哪怕是鳞族那些最凶悍的龙首,在注意到苏昼注视自己的目光时,都宛如家养的兔子一般温顺乖巧,甚至当场就表示想要追随。

    苏昼自然看不上这些浑身红光闪烁的恶兽,随手按死几头明显进行过虐杀凌虐行为的恶兽后,他便转头离开,回到生主大树的周边。

    面对这哪怕是尸体,都足有二十万米高的星球级超巨型植物残骸,苏昼不禁为创主天尊级的实力而感慨。

    “有着这样实力的生物,真的被杀死了吗?”

    伸出手,触碰在生主大树已经石化的树干上,苏昼不禁感到疑惑:“虽然,我自己砍那些神兽就像是砍瓜切菜,但实际上,倘若它们以自己的力量抵达统领阶,且完全掌握了自身神通的力量,那么哪怕是我,要杀它们,也要至少过上几招,看出破绽后才能分出胜负。”

    “还有和我一样,有了奇遇,亦或是像水之神那样,从‘水之霸主’境界跌落的统领阶,我想要击败祂们,都是非常困难,甚至是靠运气的事情……”

    超凡修行越高,就越难杀。

    苏昼对此感受,非常深,尤其是他曾经前去过神木世界,见过魔朝魔兵一系令人惊异的生命力,更是对植物系的生命力印象深刻。

    哪怕是植入了神木根须的开灵和觉醒修者,都能号称不死,而更强的国师和魔帝,肉体再生能力更是堪比有雅拉不死血的苏昼,而天尊级的神木本体,生主大树本身,真的就这么容易死吗?哪怕出手的也是另外一位天尊,也不可能保证对方没有任何后手吧?

    即便林承德确保生主大树的确衰亡,而且,正好是在前一段时间衰亡,这这反而证明了,当年的西母大天尊的确没有把对方完全灭杀,如果不是灵气断绝,生主大树这个时候指不定已经复活了。

    但就算是灵气断绝,苏昼觉得,这环境的剧变,仍不可能那么简单的就杀死一位天尊。

    所以,苏昼便再一次举行了仪式,自己探查了一番。

    他并没有使用世界树的精魂,只是利用自己服用了两次智慧果,对木气颇为亲近的体制,以及统领阶的实力进行探测。

    而结果,却和林承德的结果一般无二。

    “古怪……”

    那时,苏昼总是有些心神不宁:“虽然说起来有点可笑,但凭借我和诸多神木之间的‘缘’,我就感觉,这事情没这么简单……”

    “别纠结了。”

    而此时,雅拉则是摇了摇头,它趴在苏昼的头上,叹气道:“你的猜测其实没错,生主大树的确没真的彻底死掉,不过,以它如今的状态,至少几百年内,都不可能威胁到你们,当然,你们也不太可能威胁到它。”

    “雅拉,你看出来了?”

    对于雅拉的眼光,苏昼还是很信任的,可惜的是,蛇灵毕竟不是百科,它不会回答所有的问题,所以,面对苏昼的这一次询问,它并没有回话,只是继续安安静静地趴在青年的头上,转换成了半顶帽子。

    “也罢。”皱起眉头,苏昼只能叹息一声:“既然你都说了,几百年内不是威胁……反正几百年后,我说不定也能抵达创主之境。”

    “到时候,再来看看这兽神界的情况,看看这阵生主大树,究竟藏在了哪里。”

    如此说道,苏昼便转头看了看周围,他点点头:“这附近的灵植还不少,是因为受到了生主大树的浸润,所以木气特别浓厚吗?倒是不错的环境。”

    紧接着,他便随手一划,打开了自己个人空间的空间门,然后笑着对智慧树道:“阿树,我送其他陪衬给你啦!”

    一边说,苏昼便以自己的灵力操控周围的大地,如同蛮不讲理的强盗一般,直接扒下一块块地皮,将泥土草木全部都扔进个人空间中,依次摆放在智慧树的周边。

    而被称之为‘阿树’的智慧树精魂,则是大喜过望,连道‘好!’‘最好!’。

    “昼,最,好了!喜欢!”

    它甚至已经可以说出短暂地几句话,表达自己的亲昵喜悦之情,而苏昼则是颇为惋惜地摇了摇头道:“哎,可惜了,吃鬼车的时候忘记给你留一点,不然的话,还能给你浇点灵兽血……下次等找到了合适的灵植,就给你带更多的陪衬过来!”

    “好!陪衬,越多越好!”

    智慧树精魂喜不自胜。

    而在苏昼关闭自己个人空间出入口后,它甚至操控自己的本体,衍生出一根根根须,将苏昼送入个人空间中的草木地皮稍微整理了一下,将其中的环境,变得更加优雅清灵。

    “整理!”

    晃了晃枝干,调整了一下自己树叶的角度,觉得这样的环境,已经勉强配得上自己的格调后,智慧树精满意地抖动了一下,就像是人类的点头:“美!”

    而外界。

    “倒还挺聪明。”

    苏昼的帽子之上,小蛇一般的徽记,似乎闪动着目光,雅拉在心中自语道:“既然已经察觉,神木之道最大的劫难,便是‘存在的本身,就是他人的威胁’,所以便干脆地转换了道路,成为最微末,也是众生最不可或缺的事物吗。”

    “和‘存在的本身,便是万物存在的缘由’不同,‘存在的本身,就是万物的所需’……这也是,一条真正的创主之道。”

    如此想到,小蛇的目光,凝视着周围天地间,那无处不在的翠绿。

    那是草。

    是不起眼的,遍布整个兽神界的牧草。

    在一望无际,辽阔无垠的兽神界,从丛林至沙漠,从山岭至海渊,从无尽的平原,到起伏的丘陵。

    永远都能看见,那无处不在,生机勃勃的牧草。

    奉献种们,啃食着青草,肉食的灵兽,吞吃着奉献种,而最高等的神兽,吞食这世间的一切。

    但,哪怕是神兽们的秩序崩溃了,兽类们的文明毁灭了,甚至,几乎所有的生物都因为外界的入侵者而灭绝,被统治了。

    最卑微,最低等的青草,依然不变。

    在生主大树那仿佛支撑天地的残骸之下,青草在狂风中轻柔地上下翻飞着。

    正如同,过去的数千年那样,随波逐流地,翻动着。

    思绪回到此时此刻。

    躺在自己床上的苏昼,再一次地回省自己的记忆,他也有点明白了,生主大树如今的状态。

    “可能是转变了生命形态,放弃了自己昔日所有的修行成果,从头开始……甚至是,干脆转生了吗?”

    这也能解释那古怪的观测结果——作为生主大树的存在,的确是死了,最后一丝都已经彻底断绝。

    但是,‘祂’却未必。

    “不管那么多了。”

    暂时放弃那些自己想不明白的东西,苏昼吐出一口气,他抬起自己的手,目光明亮的看向自己的掌心。

    比起已经被雅拉钦定,几百年内不会什么大威胁的生主大树,还是先关注自己这兽神界一行的收获再说。

    而那,也正是自己为何遣走其他人,自己一个人呆在房间中的原因。

    “恶魂,和愿魂,居然是可以融合的吗?”

    在心中低声自语,青年严肃地看向那正在自己手心,正在以一颗‘麦粒’为核心,正在一点一点孕育,并诞生的耀眼之物。

    那是仿佛希望与绝望糅杂在一起的光辉。

    它闪动着柔和而明亮的光辉,千千万万如同星尘一般光点交错着异动,,但是基调,却是无比黑暗,就如同宇宙背景一半无关的混沌。

    它的一半是无比浓厚的咒怨,而另一半又是无比浓厚的愿力。

    这不知究竟是恶魂,还是愿魂的‘魂’,如今,就位于苏昼的掌中。

    以那一颗小小的麦粒为核心,凝聚着。

    (本章完)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